新闻头条

仿拟与写实

编辑:荆轲 来源:新闻头条 时间:2020-10-27 14:16:08

原标题:仿拟与写实

在鲁迅小说里,仿拟不只是一种现代派手法,而且是一种折射中国现实和历史的手段。从《阿Q正传》章节标题来看——优胜记略、续优胜记略、从中兴到末路,这都是中国正史的惯用言说方式。在这种堂而皇之的标题下面,究竟有什么实质性内容,我们把阿Q的遭遇一看,也就明了二十四史的把戏。仿拟在小说中随处可见:多处引用圣经贤传,比如“著之竹帛”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”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“不能收其放心”“龙虎斗”“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”……这并不是因为鲁迅在文言和白话之间无所措其手足,而是这些圣经贤传的言说者和践行者本来就是另一种形态的阿Q。明明是到了一败涂地、无以为继的地步,却自欺欺人地命名为优胜(盛世的另一种形态)、中兴(周宣王中兴、汉光武中兴、唐武宗中兴、清同治中兴),除了可以安慰自己那一点可怜的自尊心,只会使自己的境遇越来越糟。

阿Q的精神胜利法不是自己的独创,而是来源于那些帝王将相和历史书写者:

——“靖康之难,钦宗幸虏营。虏人欲得某文。钦宗不得已,为诏从臣孙觌为之。阴冀觌不奉诏,得以为解。”(朱熹《记孙觌事》)根据精神胜利法,钦宗被掳到北方称“幸虏营”,降表称“某文”。如果没有精神胜利法的背景知识和历史常识,我们还以为皇帝陛下去指导工作,对方想得到皇帝的题字;而皇帝陛下很低调,不愿意留下墨宝,打算要秘书孙觌去写,但又暗中希望秘书不去做这件事。

——中英《南京条约》:“……自今以后,大皇帝恩准英国人民带同所属家眷,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、福州、厦门、宁波、上海等五处港口,贸易通商无碍……议定英国住中国之总管大员,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、京外者,有文书来往,用照会字样;英国属员,用申陈字样;大臣批复用札行字样;两国属员往来,必当平行照会。若两国商贾上达官宪,不在议内,仍用禀明字样为着……”如果没有学习过近代史,只看这段奇文,你肯定以为大清皇帝打了一场大胜仗,对英夷红毛格外开恩,恩准这些远道归顺的人赚点小钱,而且他们只能以归顺小邦的口气向大清皇帝禀明。

——“八国联军入京师,两宫西狩。”(吴永口述《庚子西狩丛谈》)慈禧、光绪逃难到西安被美化成到西边去打猎,一部灾难片,被改编为打猎游玩的轻松娱乐片。精神胜利法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,脸被打得红肿之处被美化为艳若桃花。

鲁迅用仿拟和写实的方法,清楚地交代了精神胜利法的师承关系。明明是被别人揪住辫子在壁上碰了四五个响头,阿Q却说是被儿子打了——道光皇帝恩准英国人的翻版。被别人打了之后,为自己究竟是畜生还是虫豸的名分讨价还价——道光皇帝在“照会”“申陈”“札行”“禀明”等方面的名分意识的新版。赌博赢的钱被庄家做局抢走后,“感到失败的苦痛”的“他立刻转败为胜了”,方法是用力地在自己脸上连打了两个嘴巴——把在外面受的气转化为针对自己的暴力。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让阿Q瞧不起长着胡子的王胡,在等级意识的支配下,本来准备寻找优越感的他却被王胡一顿暴揍——我们瞧不起西洋人,称他们为红毛番鬼……阿Q有着名分、正统、大义等强烈意识,瞧不起没有辫子的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的假洋鬼子,当面骂假洋鬼子为“秃儿。驴……”,又被哭丧棒敲打了几下——有形的辫子和无形的辫子牢牢地捆缚人们的思维。人们总是把一些口诀背得滚瓜烂熟,并且把这些东西当成自己的思维准则和行为规范。接二连三的暴打并没有让阿Q灰心丧气、绝望透顶,反而让他通过凌辱尼姑找到了巨大的胜利快感——总有办法说自己取得了胜利,找到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觉;自己饱受欺凌和掠夺,总要找机会把这些转嫁出去。

最新资讯
今日新鲜事
相关话题
更多+
更多资讯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