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头条

揭秘:三年南方游击战争有多艰苦?

编辑:韩信 来源:新闻头条 时间:2020-11-27 13:09:12

原标题:揭秘:三年南方游击战争有多艰苦?

1935年10月,红军开始长征,陈毅奉命留下来,与项英一起率领赣粤边红军打游击战,牵制敌主力。

长征开始不久,陈毅率领的赣粤边红军部队还是有整齐的军装的,几个月后,1935年是最艰苦的一年,军装补充不上,红军官兵们把棉军装里扒出棉花变夹衣,撕了里子成单衣,破了袖子变背心。以后靠打土豪解决,长衫、短搭、马褂,甚至妇女的大襟外衣,有什么穿什么。军容不整,但是,也有一个好处:奇袭不用化装,隐蔽在老百姓里不用换衣服。

陈毅初到赣粤边红军时,头戴礼帽,身穿铁灰色夹袍。宋生发去给他当警卫员,只见他“穿着一身黑色的便衣,戴着旧毡帽,地地道道的广东普通农民的装束”。过一段时间,宋生发从三南地区回来,陈毅还是“一身黑色便服,只是显得稍微破旧些。头发、胡子比一月前长得多了,看上去真有点叫人害怕”,“盘腿坐在草棚底下的一条破被单上’。

秋末冬初,陈毅带着宋生发和另一个警卫员潘益明到信丰检查工作,爬座大山,脚一打滑,扑坐山石上滑下五六米远,裤子撕破,屁股上划出不少血印子。从此三人就穿披一条挂一块的破袴子。直到腊月,事务长何庆生才给陈毅等配备了冬衣。

这件冬衣,是征购来的旧棉衣,是当地农民常见的装束:无槽毡帽,对襟薄棉袄,齐膝短单袴。

为了布置反“清剿”,陈毅从油山去梅山,夜晚有雨,在山腰上找了一块平地过夜。陈毅坐在石头底下,两个警卫员坐在他两边打伞,三个人围着两条夹被,互相抱着取暖。半夜下雨变雪,宋生发被小潘推醒,只见到处一片白,陈毅的头发上、身上也像山上、树上一样,蒙上了一层雪,脸、鼻子、耳朵……都冻成了青紫色,穿着一双破力士鞋的两只脚放在冻得像石头一样硬的黄泥地上。宋生发赶紧拿起一条老百姓送米用的麻袋,走过去,把陈毅的脚包了起来,小潘也拿了一条夹被披在他身上。

条件如此艰苦,陈毅等人没有丝毫屈服或者泄气。

三年里,陈毅没做过一套新衣。

1937年9月,陈毅下山去大庾和国民党谈判。作为红色游击区和南方游击队的全权代表应该穿一套红军军装,特委派司务长何庆生到池江镇,给陈毅和随同人员每人做了一套新军装。佛要金装,人要衣装,陈毅穿上新军装,进大庾、进赣县、进南昌,又神采飞扬了。

最新资讯
今日新鲜事
相关话题
更多+
更多资讯
网友评论